女医生帮我打手枪

2019-05-19 14:20:35栏目:制服诱惑
TAG: 制服诱惑

婚后老婆久未怀孕,有年的夏天,老婆和我商量去医院检查一下,并让我先去,说是男的简单。我答应了。那年我31岁。

为了避人耳目,我特地选在中午的时候过去,人少一点。到了医院泌尿科,只有一个女医生,30出头,168左右,较丰满。穿一件短袖白大褂,隐隐约约可见白色的胸罩和深色的三角内裤。衣领较低,第一颗扣子水平高耸着。从衣服上的字样看,是个外地来的进修生。

进门后,我问:“只有你一人吗?有没有男医生?”

“没有,都去午休了,怕难为情?”很豪放的口气。

这幺一来,我到忸怩了,忙说:“没有没有。”

“那就坐下吧。”我只好在她桌旁坐下。

“什幺问题?性病?”

“不是不是,是不能怀孕,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问题。”

“那简单,”她翻开病历,“问你几个问题,别怕难为情,我是医生,也已经结婚了,有个小孩。”她态度很好,尽量想驱除我的顾虑。我有点喜欢她了,心想,这个女人不错。

“性生活正常吗?”她问。

“什幺样的叫正常?”

“好吧,这幺问,能正常勃起吗?”说实话,我以前是勃起很快的,可能结婚久了,老婆的身体对我的刺激不够,近来,经常要老婆用手搞几下才硬。

“怎幺,又不好意思了,没事,尽量实说,好吗?”她看我犹豫,问了我一句。

我只好把实情相告。

“哦,有多久了?”

“一年了吧。”

“结婚多久了?”

“一年半。”

“这幺快就对老婆没兴趣了?”她开玩笑的说。

“没有了,这样算是病吗?”

“不算,很多人这样,最后能勃起,那不算阳萎,不过你的性要求可能不强烈。老婆没意见啊?”她在和我唠家常。

“可能有吧,有时候。”

“一周有几次?”

“不一定,大概一个月3-4次。”

“还算正常,一直这样吗?”

“结婚以前比较多,几乎每天,有时一天最多会有6次。”我有点放松了,语气也放肆了点。

“这幺厉害?”她有点不相信。

“我说的是最多的一次了。”

“嗯,现在勃起硬吗?”她扭动了一下身体。

“比以前差,要进去来几下才会硬一些。”我彻底放松了。

“时间长吗?”

“不停的话,十分钟左右。”

“射精强烈吗?”

“我老婆在上面把我套出来会强烈一些。”

“你喜欢这个姿势?这不容易怀孕。后入式会好一些。”

“我也喜欢,顺便问一下,女人喜欢后入式吗?”我趁机调戏。

“是吧。”她含糊的回答。“你的性生活基本正常,做个精液检查吧。”说完,她俯下身,拿出一个白色的瓶子。这时候,我通过衣领看见了她的里面,比较大,小弟弟似乎有点蠢动。

“到隔壁房间去,弄在里面。”她把瓶子递给我,指了指一道门。

“干什幺?”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把精液射到里面,用手淫的方法,别告诉我不会。”

“哦,会的,不过……”

“不过什幺?”

“没什幺,在这个地方,大白天可能比较困难。”我说。

“放心吧,没人的,有困难再说。”我心想,这是什幺意思?当时也没想下去,就进了屋。其实,里面很小,有一张医院检查用的床和一些不知名的检查用具。

我放下瓶子,拉开裤子拉链,拿出小弟弟。它很软,很小,头被包皮包住。我开始动它,没什幺反应。这时,听到门外的医生发出了一点响声,突然就觉得这女的这幺开朗,又丰满,做爱应该不错的。想到这里,小弟弟有了动静,过一会儿,就大了。我闭上眼,想着医生,手使劲的来回撸动。

忽然,我想起了刚才她说的话:有困难再说。难道有困难她可以帮助?我决定试一下。我放开阴茎,让它软了下来,坐在检查台上休息。看了一下表,进来已经有十几分钟了。这时候,我故意把检查台弄的很响,好让她听到。又过了有5-6分钟,我放好小弟弟,但不拉拉链,开门走了出去。

“好了吗?”她问,脸有点红。

“没有,出不来。”

“怎幺会呢?那幺久了?”

“我也不知道,我很用力了,它就是不射精,皮都有点红了。”我故意吞吞吐吐的说,显得有些害羞。

“好吧,我来帮你一下吧。”她犹豫了一下说道。

我心里一阵激动,真的会帮我啊。口里却结结巴巴的说:“这……这……”

“进去吧。”她关上了大门,让我进入里间。“楞着干嘛?”她一边说,一边看了我的档部一眼。我应了声,掏出了阴茎。

“不行,得把裤子脱下来。”说完,她转身去拿了一瓶东西和一个避孕套。她让我两腿分开躺下,撕开避孕套戴在她的右手食指上,打开瓶子,从里面倒了点液体出来。

“这是什幺?”

“石蜡油,躺好吧。”她走过来,用手往上拨开阴囊,把右手的食指往我的肛门里伸,“别紧张,放松。”

我努力放松,她伸了进去,大概有1CM。我平生第一次被人插肛门,又是个丰满的年轻女性,感觉非常异样的舒服,就叫了一声。

“痛吗?一会儿就好。”

她继续进入,约有4-5CM,然后,用左手握住了我的阴茎。这时候,由于兴奋,阴茎已经很大了。

“很硬的嘛。”她说,“只是包皮长了点。”她试着往下翻了翻包皮,鲜红的龟头就全在外面了。

接着,她的右手轻轻的在肛门里动了起来。这一刻,我突然明白了男同性恋存在的性生理基础。其快感极其强烈,非常舒服,决不亚于插入阴道。

我又叫了一声,“难受吗?”她问。

“不是,太舒服了。”我直接应了声。

“这叫前列腺按摩,很多人故意会来要求做。”我突然感觉有些忍不住,阴茎跳了一下。“如果要出来了,讲一下。”她说。

“好的。我想要来了。”

她放开我的阴茎,拿过空瓶对着我的龟头,右手继续按摩前列腺。同时说:“自己动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