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别开生面的早餐

2019-08-14 04:14:43栏目:淫色人妻
TAG: 淫色人妻

盛夏的天总是亮得特别早,晨光穿过窗外的绿叶,映照在伯母香闰的梳妆镜上,反射得一室光辉,扰醒了沉睡

中的我。右手一伸,想攫住伯母那对在交媾中恣意晃荡的美乳,却扑了个空,抬头睁眼望了望,那副能勾引出无限

欲火的完美肉体已不在身旁,正迷惑着昨夜两条肉虫在这张双人大床上的一切荒淫情事是否纯为春梦一场时,伯母

甜美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小正,来吃早餐啰!」伴着开门声响,一张姣好的脸蛋探了进来,一脸的笑意:「

睡死了喔?昨天欺负了人家一晚上,今天没戏唱了吧?快起来吃早饭,你今天答应要陪我去看早场电影的。」门关

上前,伯母的脸上闪过一抺捉狭的笑,像极了调皮的小女孩,真难相信她已是个三十多岁的寡妇。

掀开毡子,发现昨夜让伯母又爱又恨的那条肉屌正进行着升旗典礼,火红的旗杆头都快顶到肚皮了。都说年轻

就是本钱,确实是不错,昨夜人肉大战的疲惫感,一觉醒来已烟消云散,股间那根肉屌更像是等待出栅的猛兽,精

神抖擞,还微微颤抖着,似乎是昨夜接受了伯母成熟多汁的肉屄调教后,由男孩的小鸡鸡蜕变成了男人的武器,如

今渴望着钻进肉屄的最深处,吸取更多因女体高潮而泉涌不絶的女精。

看着跨下已备便的武器,又想到伯母方才一番揶揄,一抺淫邪的笑出现在我的嘴角,看来有必要让伯母的肉体

见识见识何谓精力充沛的年轻男人,有必要让伯母的骚屄品尝品尝何谓金枪不倒的年轻男根!

怀着一肚子下流淫秽的肉欲,挺着一肉屌急速奔流的热血,一丝不挂的来到厨房,映入眼帘的是副只围了件小

围裙的丰美肉体,站在流理台前忙着打理早餐,那雪白全裸的背、浑圆挺翘的臀、修长白晳的腿,无一不在柔和的

晨光中,炫耀着诱人犯罪的光芒。啊!真是美丽的罪,这个罪我非犯不可!

「翠兰姐……」一声近似撒娇的招呼,我将胸膛贴上了伯母的背,双手往伯母前胸的围裙布料下一探,手掌贴

上了那对坚挺弹手的美乳,顺势用手指夹住乳头,若有似无的夹了一下。

「啊……干什幺啦?」乳头受到刺激的快感,吓得伯母手一松,涂了一半果酱的土司面包和沾满果酱的奶油刀

掉在流理台上,鲜红的草莓果酱溅向了一桌。

「跟翠兰姐道个早安嘛!」我口里边说,双手边蠢动了起来,温柔的给两颗巨乳充份的揉抚,不时用手指玩弄

乳头,或按或抠或搓,搞得怀里这个美妇人腰枝乱颤。

「讨厌啦……别玩了……喔!!不能这样弄人家啦……啊!!等会就要出门了……嗯……不要嘛……小正」伯

母在娇嫩的喘息声中推拒着。

伯母若是直接喊着「好爽」、「好舒服」之类语句,也许还无法将我的兽欲撩拨到最旺盛的顶峰,但伯母此时

在快感中好似享受又好似抵抗的媚态,将我的欲火加热到几近爆发的燃点,我决心要慢慢玩弄眼前这副成熟的女体,

逼她主动开口求欢,要从她的红唇皓齿间,听到一切有关男女欢淫的污秽字眼。昨夜的伯母热情主动,摆布我的肉

欲,操弄我的快感,利用我的肉屌欢愉的泄了七次身,今天该是轮到我「报答」伯母了。

「怎幺了??翠兰姐,这样弄不舒服吗?」我凑到了伯母耳边,轻声的询问,玩弄乳头的手指稍稍加快了速度,

增加了力道。

「唉喔……舒服呀……可是我们要赶早场电影,会来不及的……噢!!小正,听话,不要嘛……!」伯母喘息

的频率加快了,口中拒絶着,肉体却享受着遍体流窜的快感。

「是吗?」我淫邪的在伯母耳边轻笑着:「那我们办事得办快点才行呀!」双手的手指在不弄痛伯母的前提下,

恣意的刺激早已坚挺站立的乳头,尽我所能将快感从指尖送入伯母的体内,同时将充血肿胀的肉棒,放入伯母的两

腿之间,将龟头顶在春潮泛滥的屄口,轻轻的推移我的腰,带着那棒端的肉团在汁水淋漓的阴唇上,尽情的磨弄出

更多的淫水,同时享受伯母阴唇的嫩肉爱抚肉屌的爽快感觉。

「喔……小正!你的好烫呀……哎呀!!不行呀……别再磨了……啊!」看着怀中的伯母备受狎玩,沉沦于快

感中的淫态,让我的心中充满了成就感,促使我更卖力的对着伯母肉体上的敏感地带施加攻撃,期望听到伯母更急

促的娇喘,更淫荡的呻吟。伯母内心淫秽的一面已掌控了她的身体,渴求着更强大的快感,水蛇般的纤腰轻摇着,

蜜桃似的丰臀游移着,配合着我龟头的研磨,为的是想感受到更大的刺激,为的是想用肉欲淹没这副肉体主人的理

性,以便尽情享受男根在体肉狂抽送的欢揄。

看着伯母濒于疯狂边缘,我停下了动作,将肉屌抽离伯母两腿间,带出一丝透明粘稠的淫水,沾满了淫水的肉

棒前端,在透入屋内的阳光中闪耀着淫糜的光芒。我轻轻转过仍喘着的气美好身躯,伯母香汗淋漓的脸上,满布着

不知是害羞或是兴奋所导致的晕红,比平常温柔婉约的她,着实娇艳数倍。

「要死了啦!小色胚,一大早就玩人家。」仍在喘着气的小嘴忙不迭的娇嗔着。

「好嘛好嘛,不玩不玩,来吃早餐吧。」我假意的应付着,当然不可能这样就放过她的,我跨下的猛兽可正饥

渴着呢!趁着她一放下戒心之际,粗暴的将伯母身上唯一遮蔽着肉体的小围裙扯掉,在她有反应前,从草莓果酱瓶

中挖出一把果酱,猛的一股脑涂在伯母胸前那对雪白的肉球上,伯母一声尖叫,本能的将手臂提上来护住了胸,手

臂上也沾了些许果酱,在她企图用手掌抺去这团混乱时,我箍住了伯母的手腕,架开了她的双手,展示着她白晳前

胸的一片鲜红,两颗肉球如今变成了两粒硕大鲜红的蜜桃,变硬的乳头在果酱中挺立着,摄人魂魄。

「呀……小正你神经啦??这样乱搞,快放开我,让我清理一下啦!」我开始舔舐伯母手臂上的果酱,引来她

的一阵反抗,伯母脸上挂着惊讶的表情,猜不透我的企图。

「翠兰姐,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我要吃早餐呀,你不是一直催我快吃吗?」我斜眼望着伯母,笑淫淫的舔着她

的手臂。伯母如今已知道我下一步想干什幺,更加的用力挣扎,伯母的反抗让我更加兴奋,迫不及待的向她的巨乳

袭击。

我从乳房的外围舔舐着果酱,刻意避开了两个可爱的乳头,将其它部位的果酱用舌头贪婪的刮入口中,品尝着

淫秽的甜味和体香。

「小正,快停啦,这样好奇怪喔……啊!不要这样舔啦……唉唷……小正,你变态,好变态喔……喔……不可

以舔那里,不要嘛……你这样舔我会……啊!」我的舌头终于来到了压轴好戏,开始尽情的品尝这两颗鲜嫩欲滴的

小果实。

我放开了伯母的手,抓住两颗肉球,恣意狎玩。吸吮一个乳头时,手指不忘伺候另一个,左右两个乳头轮流的

玩弄舔舐,或轻或重,时急时缓,不允许伯母有片刻从快感中休憩的机会。

「喔……小正!舔得姐姐好舒服,啊!……好爽喔,真会舔……好棒!」伯母的理性已经全被肉欲淹没,她已

不再时平时温柔婉约的守节寡妇,她已经变成昨夜那个将我压在床上,尽情晃动巨乳,猛力摇摆丰臀,贪恋交合之

乐的淫娃。

时机快到了。我心中自忖着,拉过一把餐桌旁的高背椅,让伯母坐了上去,伯母似乎已经领略到我即将在她肉

体上的哪个部注入快感,自动的缓缓打开双腿,腿上数道方才受虐时流下的失控水痕,反映着淫秽的白光,阴唇已

半开的肉屄,汁水淋漓,极尽挑逗,桃红色的美肉随着伯母的娇喘,微微颤动,若非今天决心彻底玩弄这成熟美妇,

早就冲上去提起肉屌一棒到底了。

稍稍平复自己激动的情绪,用手指再沾了点果酱,涂抺在伯母早已充血勃起的阴核上,故意不怀好意的让手指

在阴核不断爱抚,抬头欣赏伯母眉头微皱,喘气呻吟的美艳表情。

「喔……爽呀!小正,我的好小正,别玩姐姐了,舔我好不好?」这一刻的伯母真的好美呀!

「翠兰姐,想要我舔你吗?舔哪里呢?翠兰姐不说,小正可不知道呢。」操弄一个大我十多岁美女的官能快感,

让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优越与兴奋。

「唉……就是……那里嘛,求求你,快点舔姐姐的那里!喔……我快疯了!」伯母此时已成为可以为了肉欲抛

弃一切羞耻和人格的骚货,除了更多的快感,她生命中的其它都已不重要了。

「那里是什幺呢?翠兰姐,你不说清楚小正怎幺知道呢?」我亢奋的故意拖延着,让伯母的欲望勃发到极限。

「喔……舔我的肉屄,姐姐的屄想被舔,小正!快舔我那个不停流水的骚屄!」伯母已经到极限了,这头雌性

性兽尽力张开了双腿,期待我赐给她无限的快感。

我先轻轻用舌尖清理了阴核上的果酱,然后用舌面从屄口刮上粘滑的淫水,涂抺在阴核上,再猛的将舌头整个

贴上去,尽情滑动,用粗糙的味蕾猛烈的刺激这颗埋藏着女人最极致快感的小果实。

「喔……喔……妈的!爽呀!爽……噢!再来!再来!别停呀!让姐姐爽个够呀!」修养和矜持沦为无物,肉

欲和快感支配一切,伯母已化为被我征服的性兽,接下来就轮到她伺候我的兽欲了。

伯母在我强烈且毫不留情的舌舔攻势下,泄出了今天第一次的身,乳白的女精被阴道的阵阵痉癴排到屄口,我

非常满意自己的表现,凑上前去用尽情的吸吮这些古书中传闻对男性精力有益的液体,其实我心中满足情欲的成份

居多,也不关心是否真能壮阳。伯母的身子仍是一阵一阵的痉癴着,满是汗珠的脸上,充满高潮后的潮红,无神的

双眼表示她的思绪仍停留在方才一波强过一波的极端快感中。

待伯母稍稍回神,我将她扶下高背椅,让这副柔若无骨的肉体跪坐在我脚边,我站直了身,让我己经胀得发痛

的肉棒直指伯母美艳的脸庞。

「翠兰姐,也让我爽个够吧。」伯母抬头望着我,一手温柔的握住了龟头,用姆指在马眼上轻轻搓揉,用极为

淫荡的表情,眯着双眼对我邪邪的微笑道:「姐姐会让你爽到求饶的,坏小正!」。嘿嘿我幸福的早餐还会继续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