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外传之熙凤

2019-07-22 21:12:16栏目:其他
TAG: 其他

第一章贾链情动戏美妾,熙凤淫浪战可卿

却说贾府上上下下数千人,哪一个不是一身情债?这又让人从何说起?不要

忙,这一对夫妇,身上淫债累累,从他们说起,倒还是个头绪。原来,这夫妇不是旁人,便是贾赫之子贾链,并其妻王熙凤是也。却说这一天,贾链从江南归来,风尘僕僕地回到家中。各处请安毕,便回屋歇息。进门便看见娇妻熙凤正对镜梳妆。一张鹅蛋脸粉僕僕的着实可爱。忍耐不住,上前抱住就亲嘴。熙凤倒吓了一跳,待看清原来是丈夫后,一双丹凤眼立刻泛出春光来,娇嗔道:“该死的,一回来就干这种下流勾当。”贾链笑道:“夫妇敦伦,怎能说下流?这几个月可想死我了!”边说边上下其手。

这熙凤是出了名的体态风流,一对大奶子让人百摸不厌。贾链双手用力的搓揉,只觉触手温软可爱,情欲大动,一根尘物早就硬邦邦地顶在熙凤身上。熙凤哪里受得住,淫声浪语不绝。贾链更是忍不住,抱起熙凤就往床上一丢,解了熙凤的外衣,推开小衣,一张大嘴就含住了乳头不放。一会儿右手探入熙凤的下身,一摸,早已泛滥成河了。贾链解开裤子,正想顶入,忽然被熙凤推开,说:“不行,老太太那还等着我回话呢?”贾链说:“好妹子,你就一会再去。”熙凤说:“不行,你那劲头,没半个时辰完不了事。晚上吧,给你玩个够!”说完,整理好衣服,笑笑就出去了。

贾链恨得什幺似的,可又无法,只好躺在床上生气。忽然帘子一动,进来一个人,说:“二爷,您回来了。”一看,原来是小妾平儿。贾链大喜,但素知平儿畏惧熙凤,一年里也干不了几回。只好假意道:“路上受了寒,现在肚子好疼啊。”平儿唬了一跳,连忙上前观看,不防贾链一把抱住不放。平儿面红耳赤,道:“好歹是个爷,怎幺说谎骗人?”贾链陪笑道:“顾不及了,救火要紧。

说着就解平儿的衣裳。平儿大叫道:“光天化日的,你……快放手!”贾链怎能听见,一双手不停地动,平儿很快就只剩下最后的一件肚兜了。平儿紧紧地拽住肚兜,道:“你不怕二奶奶回来,我可害怕,好二爷,快放了我罢。”但到嘴的肥肉,贾链怎肯放过,也不理会,右手在平儿的阴唇上一按,平儿淫叫一声,不由得松开了手。贾链见机不可失,一把扯下了平儿的肚兜,平儿就此一丝不挂了。

贾链放眼看去,真是好一身白肉。两个乳房虽不大,但却也别致。两个乳头便如两粒葡萄一般,随着唿吸摆动不停。贾链一口含住,右手捏着奶子,左手早伸到下面去了。只觉汁水淋漓的。贾链俯下身,用舌头轻添平儿的阴蒂,平儿只觉一阵阵电击由下身传来,话也说不出了,更别说反抗的念头了。只好随贾链任意玩弄。

贾链玩了一会儿,又立起身来看平儿的阴部,只见一条肉逢已完全打开,上面是一丛娇美的短毛,一颤颤地,伴随着平儿的淫叫声,更觉动人。贾链再也忍不住了,扒下裤子,只见阳物早已勃起,又红又粗像个萝蔔。贾链抱起平儿的大屁股,看准了阴道就一挺而入。平儿呻吟一声,身子就软了,双手不知不觉地抱住了贾链。贾链一口气连抽了100多下,把平儿弄得死去活来,叫声不绝,哪里还管得了熙凤不熙凤的,一个劲地说:“好二爷,好哥哥,快,快动,平儿要死了,要死了……”

贾链一听,兴致更高,抽得越来越快,越来越深,数百下之后,一泻如注,滔滔的精液尽注于内。平儿夹紧了双腿,口中呻吟不断,二人相拥而卧。早把刻薄善妒的凤姐忘到九霄云外了。

却说熙凤在老太太房内,也是整天神不守舍的。只觉身上火烫,下身潮湿。一心只想着贾链的大棒。好不容易敷衍完了老太太,连忙往家里赶。还吩咐下人说:“今晚什幺事都不许回,二爷回来了,我要给他接风的。”不料回到家中,竟是人去屋空。熙凤大疑,叫来平儿问道:“二爷呢?”平儿做贼心虚,敷衍道:“谁知道呢,一回来就气冲冲地走了,今晚也不回来了呢!

熙凤一听,不禁又悔又恼。心知贾链定是出去鬼混了。但也无法,只好打发了平儿出去,一个人躺在屋里生气。气了一会儿,只觉欲火焚身,又想起男人的好来。口里低低地骂,手却轻抚着胸膛,一会儿乳头就硬了,下身更是瘙痒难当。伸手一摸,淫水早浸透了小衣。熙凤呻吟了一声,手指不知不觉地就按在了阴蒂上。抚弄了几下,更加不得了了,索性褪了裤子,用手指在阴道内不停的抽送。还是不过瘾,熙凤起身拿了一条小黄瓜,塞进肉穴中,这回可爽了,只听淫声浪语不绝,在房内回荡不止。熙凤越抽越快,淫水把床都浸透了。好一会儿,只听熙凤“啊”地一声,全身抽搐着夹紧,原来已经陷入了高潮了。

正在得趣,忽听门外有人说道:“奶奶,东府蓉大奶奶有请。熙凤一听,不禁笑道:“怎幺把她给忘了。”起身收拾好了,就过东府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