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的淫状元

2019-07-22 21:11:17栏目:其他
TAG: 其他

话说大宋立国之后杯酒释兵权,重文轻武之风袭捲朝野,朝廷颁政布令,广置学士门科,并于春、秋二季殿试学科及术科,由天子钦命各科状元、榜眼、探花并封官加爵。各地学生投师赴考趋之若骛,其中礼部尚书有感民间歌妓之素质甚高,能文、能歌、能诗、能舞、琴、棋、书、画,无所不通,为导正当朝武人粗野之鄙气及提升各地窑客之素质,遂奏请宋神宗钦点淫状元……

神宗治平二年,民间各地经由贡举、乡试、会试、术试、典试之后,共计试核过关取得秀才之名者有五名,分别是河南的王康、宁波的司马相、杭州的王富,曲阜的孔定及京师的兆子文,五人皆为人中之选,学术兼备技艺出众。殿试之日,神宗微恙不克钦点,颁旨宰相王安石为殿试长,欧阳修,司马光,范仲淹,吕惠卿为殿试官。

(一)即席对句初试淫声

“咚!殿试开始!”殿试长王安石敲下了大殿的巨鼓,宣布殿试开始。殿试官司马光穿着朴素官裳走上殿试台宣布殿试规则:“奉皇上钦命,本次殿试分文科及术科两项考试,两科各考五关子题,文科採抽籤即席口答,术科採抽籤即席操试,以沙漏计时,逾时作答或未作答者淘汰,最后胜出者由皇上择日钦点为状元,次者为榜眼,第三为探花,均另派任官职并给计官俸,四、五名者仍衔秀才,惟仅赏赐俸碌不给官职。”说完旋即转身归位坐下。

“文试第一关:对淫意短句,应试者须依殿试官口述之上联对出下联,文意需有淫意及学养深度者胜出,不得与前应答之答案重覆用字。应答时间一沙漏,以敲锣为讯号,一沙漏为三锣时。”吕惠卿宣布第一关开始。王安石为殿试长,依惯例要礼貌性开题,于是步上殿试台抽籤:“孔定!”王安石抽出了竹籤,看着刻注在上的名字唿名。

“在!”孔定快速的应声并起立。

“好,仔细听了…张灯结彩待早春。答联最后一字需押韵声,请答题。”王安石因为正推行改革新政故出此题,似有宣示新气象之意味。

孔定抓了抓头:“这个嘛…有了,近悦远来淫满城!”

“好,有淫意且对题。请坐。”王安石点头的走了回去。

“下一个是…王富!”

“在…在在…”王富坚定且快速的起立。王富略微思索的答:“欢天喜地开蓬门!哈哈…”

“好∼好极了。请坐请坐!”

“…王康!”

“…有…有…”王康见到王安石,一时六神无主,吓得站不起来,忘了应声。“好,这个嘛……待我想想……这个嘛……”

“锵∼∼一锣时到了。”计时官喊着。“这个嘛……”王康勐骚着头苦思。“锵∼∼二锣时!”“这个嘛……有了,有了……精炮全放直干人!嘻嘻……”王康松了口气。“这……这……”王安石转头看看其它的殿试官。

学冠当朝的欧阳修挥手说道:“这次绕他一回吧!”其它殿试官自不再多言了。

“好,下一位是京师才子兆子文!”

兆子文抖了下衣袖,答曰:“鸟鹊云集探花唇!”“好,好……好一个探花唇呀!”司马光赞不绝口。“谢恩师!”兆子文拱手言谢并自称门生,显然对夺魁胸有成竹。

“最后是司马相!”

“烈女红妆濒失神!”司马相说完即满意的坐下。“等等,此对联淫意何在啊?”王安石不解的问着。

司马相正要站起身解释,范仲淹却挥手示意其坐下,范仲淹接着说:“禀丞相,此答之淫意只能意会不在字词,概濒失神意指高潮欲满也,即是淫字之表现。”

“嗯∼范兄高见高见。好…通过!”王安石心有顿悟的称赞着范仲淹的解释。

“好!第一关即席文试结束,五名秀才全部过关,请至后厢房稍作休息,两个时辰后进行第二关文试,退席!”王安石宣布了暂时休息。

应试秀才及殿试官纷纷退席,只留下观试民众的评头论足及交头接耳,有人觉得“濒失神”应得头彩,有人觉得“开蓬门”下得好,有人觉得“直干人”应改成“勐干人”用字较为有力,有人觉得“淫满城”和题旨的“待早春”最为相合……民众纷纷押宝或下注,殿下热闹紧张之气氛不输殿上的应试场面。

(二)七言绝句展露实力

“咚!文试第二关开始!”伴随着殿试官及应试秀才的坐定,殿试长王安石第二次敲下了大殿的巨鼓,再度宣布殿试开始。

“文试第二关:七言绝句,应试者须依殿试官口述之首句对出以下三句,文意需有淫意及学养深度,且需符合唐诗之律定,得与前应答之答案重覆用字,惟诗意不可相同。应答时间一沙漏,以敲锣为讯号,一沙漏为三锣时。”吕惠卿宣布第二关开始。

这关比试轮到司马光出题,司马御史振了振衣袖步上了试殿台,由于前日方才上谏书指谪宰相王安石实行新政有侵官、生事、征利、拒荐等四大缺失且被王安石弃置回绝,司马光就打算藉这次出题当场暗喻反讽一下王丞相。

司马光抽出了第一个应试的竹情海单看了看:“第一位应试秀才是……司马相!”司马相站起,等待司马光出题。

“秀才司马相听好……东风无力百花残。请接题!”

司马相陷入沉思……“锵∼∼一锣时到。”计时官敲下更锣。

“有了……东风无力百花残,蜡聚成灰泪始干,不见棺材心不死,不淫红颜人不还!”

“好,好,好一句不淫红颜人不还,请坐!”司马光走回位置,抽出了第二位应试者。

“……兆子文!”